0371-23262560

热线电话

0371-23262560
当前位置:首页> 新闻中心

徐学军:精研医药济苍生

* 来源: * 作者: admin * 发表时间: 2017/8/23 2:09:00 * 浏览: 57

儿时梦想医学事业是他的挚爱

 

 

    一栋浅蓝色的小楼静静地坐落在宋城路94 号院的西南角。这栋小楼从外观上看起来平淡无奇,但是,阳光透过树枝的遮挡投射到墙壁上,在光影斑驳中,墙上一张张化学分子结构图和桌上的各种仪器静谧而神秘。在这里,徐学军博士带领一群年轻人默默地为人类的健康事业而奋力攀登。

    用他的话来说,这里没有什么复杂的仪器,化学实验就是在这些简单的瓶瓶罐罐中做的。科研也没有什么神秘,其实很简单,就是扎实的专业知识加上奇思妙想,耐心地找到解决问题的合适方法。这样的科研场所,徐学军工作过很多。

    徐学军出生在古城开封的一个医生家庭。父亲徐宪文是新中国培养出来的第一代医务工作者,也是我市著名的儿科医生。1956 年从大连医学院毕业后,徐宪文先生返回开封,专攻儿科40多年,并于1982 年被选为中国微循环与莨菪类药物研究会常务理事,曾任《微循环》《河南医药》《临床杂志》《中国急救医学》4 本杂志的编委,出版专著3 本,发表论文40 余篇。徐学军的母亲在开封市医科所工作,直至退休。

    自小就受家庭熏陶,徐学军深深地被医学的神奇和博大所吸引。做一名优秀的医生成为徐学军童年时的梦想、少年时的目标和青春期的追求。用徐学军自己的话说,“医学事业是我的挚爱”。但是阴差阳错中,徐学军在1985 年考入了河南大学的物理学专业。毕业后,他在开封师专物理系任教。虽然在任教期间兢兢业业,但是他仍然没有放弃成为一名医生的梦想。“治病救人的念头或许就是渗透到我血液里的基因。”时隔多年,徐学军依然对当初的坚持记忆犹新。

    就这样,徐学军一边教学,一边利用业余时间学习化学方面的知识。他对药物的作用机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在工作之余找来当时有限的专业书籍,进行自学。经过几年努力,徐学军最终在1993 年考上了四川大学化学系攻读硕士研究生。

    徐学军深知药理世界的大门已向他打开,机会难得,要想取得成功,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。在四川大学的6 年里,徐学军非常珍惜这个学习机会,抓紧一切时间汲取医学知识。他广泛阅读各种参考书籍,除了钻研理论知识外,还注重实践能力的培养,导师对他的出色表现非常满意。徐学军顺利取得了硕士和博士学位,走上了药物研究的道路。“虽然没有成为一名医生,但是做药物研究依然能够为人类的健康事业做贡献,更有意义。”徐学军坦言。

海外十余载潜心钻研结硕果

    徐学军的研究方向,瞄准了癌症。由于人口老龄化、工业发展及环境污染等多种因素的影响,癌症的发病率在不断上升,已经成为威胁人类健康和生命的头号杀手。目前治疗癌症以手术、化疗、放疗三大手段为主,而这些手段会产生相应的副作用。人类在与癌症长期搏斗的过程中也研制出不少抗癌药物,但靶向性和耐药性都会影响治疗效果。所以,攻克癌症是世界性的医学难题,开发新型的抗肿瘤药物成为肿瘤药物研发的方向。

    1999 年,获得博士学位后,徐学军获得了西班牙政府国际合作总署的研究课题经费资助,来到巴塞罗那附近的一所大学从事科学研究。在西班牙的半年,极大地开拓了徐学军的国际视野,进一步丰富了他的知识储备。

    机会总是给予有准备的人。2000 年8月,徐学军来到美国,在世界著名的贝勒医学院从事药物研究。贝勒医学院位于德克萨斯州休斯敦市,建立于1900 年,被认为是美国最杰出的医学院之一,在发育生物学、心血管疾病、细胞生物学等方面具有很高的研究水平。在美国,能够在医学教学、治疗和生物研究三方面均进入前10%的机构仅有4 家,其中就有贝勒医学院。

在这座世界顶尖的医学殿堂里,徐学军如饥似渴地汲取着知识的营养。在这里,他研究DNA 片段(GQ-ODN)在艾滋病和癌症治疗中的应用,先后发表了一篇综述文章和两篇研究文章。

2003 年,徐学军来到美国规模第六大的德克萨斯农工大学,该校不仅工科实力强劲,在会计、管理、教育、商科等领域都处于领先地位。在这里的 3 年间,徐学军从事胶原蛋白及其有效多肽片段的药学研究及应用,发表了两篇研究文章,并获得美国商标注册和专利申请局的发明专利一项。

    徐学军说话非常谦虚,态度和善,有着学者特有的儒雅和风度。一聊起他的药物研发事业,徐学军便滔滔不绝,是个名副其实的“技术控”。2005 年和2007 年,他先后两次获得美国最高水平的医学与行为学研究机构——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T32 研究课题资助,从事STAT3 信号传导机制、STAT3 信号传导与癌症发病的关系及STAT3 抑制剂在癌症治疗等方面的研究,发表综述文章一篇、研究文章两篇,再次荣获一项美国专利。2008 年至2010 年,徐学军回到贝勒医学院,担任高级讲师,并从事STAT3 小分子抑制剂在癌症治疗方面的研发,并发表了多篇学术文章。

    徐学军告诉记者:“在人体细胞内,信号传导及转录激活因子(STAT)是一类由细胞因子、生长因子等多肽配体激活的信号传导和转录因子,STAT3 是其中一个成员。”多年来,科学家们一直在努力寻找一种方法,抑制一个已知在许多癌症中扮演重要角色的蛋白。STAT3,作为一个转录因子,协助诱导DNA 上面相关原癌基因的表达和一系列抗细胞凋亡因子的生成,当STAT3 过度活跃时,就会加速异常细胞的生长、繁殖和分化,并导致癌症。

    许多科学家和药物公司都在关注STAT3,因为它在许多主要人类癌症中是内源性亢奋的,STAT3 是多个致癌性酪氨酸激酶信号通路的汇聚点,是当前国际上热门的抗肿瘤药物生物靶标。“STAT3 信号通路的小分子抑制剂用于预防和治疗癌症,前景不可估量。”徐学军向记者讲述了这类研究的重大意义。

桑梓情深用科技创新为家乡做贡献

    旅美10 年,收获无数。徐学军先后在PLOSone 等重要学术期刊上发表20 多篇SCI 学术论文,获美国专利两项。尽管这些研究成果的取得为徐学军带来了诸多荣誉,但他却始终保持着清醒。在他眼里,荣誉只代表过去,不代表今天和未来,为社会做更多有用的事情,才更有意义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他才能专心于科学研究,才能取得一个又一个新的成绩。

    在国外的成功并没有影响徐学军盼归的心,他始终希望有朝一日学成归国。对于他回国的想法,许多人感到困惑,但真正了解徐学军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他一时心血来潮的决定。关于回国的选择,徐学军说:“ 爱国和爱父母一样,是一种非常朴素自然、发自内心的感情,这种爱是用行动来表达的。做好分内的事,做有益的事,就是报国。”

    2010 年是徐学军命运的新起点,面对国外同仁的一再挽留,抱着要为祖国服务的朴素感情,他毅然放弃在贝勒医学院正值上升期的事业,于当年夏天返回国内。

    时隔多年,徐学军坦言:“在美国,我的学习、工作顺利,生活富足,但我内心始终缺少归属感和认同感。我接受和崇尚的是传统教育,家事国事天下事,事事关心。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。我希望回到祖国,把我所做的事情和我深爱的祖国联系起来,把我的创造力和祖国的强盛联系起来,这样,我的一切努力和付出才有特殊的意义。”回国以后,徐学军在中科院上海药物所任客座研究员,从事改善紫杉醇水溶性寡肽的设计。2011 年,徐学军回到了河南,任郑州大学基础医学院特聘教授,从事STAT3 小分子抑制剂在癌症治疗方面的研究。
在郑州大学工作期间,徐学军一直牵挂着家乡开封的发展。2013 年9 月,他应邀参加了“院士专家开封行”活动。活动中,面对市领导引进人才的盛情邀请,徐学军萌发了一个强烈的念头:一定要用自己的毕生所学为家乡的发展贡献力量。

    于是,徐学军不顾郑州大学的再三挽留,回到了开封。2013 年至2015 年,徐学军被聘为河南大学黄河学者。如今,当记者和徐学军再次探讨这一选择时,他的话语依然充满了深情:“不管是过去,还是现在与将来,我都要以更好的方式、更大的投入来回报社会,回报养育我的家乡和父老乡亲。”这就是绿叶对根的情意,也是一个学者的博大胸怀。

    为了更好地将自己的知识回馈给家乡和社会,徐学军创办了河南省锐达医药科技有限公司,主要从事抗癌靶向药物研发、基因检测、肿瘤分子诊断、个体化精准治疗等业务。由于拥有多个生物医药方面的专利,公司具备领先的科研规划和科研实施能力,并在药物设计和药物的高通量筛选方面具备国际领先水平。

    经过近3 年的发展,徐学军团队在抗癌靶向药物研究方面已经取得了突破性进展,下一步将投入临床应用。靶向抗癌药,顾名思义,就是它能够像精确的制导导弹一样,准确找到癌细胞,将之消灭而不误伤健康细胞。徐学军说,公司的战略愿景是成为集药物设计、研发、肿瘤诊治、教学于一体的综合性生物医药科技企业。2015 年12 月,公司获得河南省中原科创风险投资基金战略投资,成为开封市首家获得投资的创业型公司。

    对于公司的前景,徐学军充满了信心:“在新药研发的门槛不断提高、专利制度不断完善、仿制更加困难的情况下,我国医药行业必须面对这样一个现实,即适应国际规则,走自主创新之路,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药,否则将被淘汰出局。而我们,正是在走这条艰苦而又光明的道路。”

    徐学军坦言,他是幸运的,因为他们赶上了“大众创业、万众创新”的好时机,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:“如果当初我不选择回国,充其量只能在美国完成阶段性研究,最后把项目转让给某一跨国公司。但是在国内,我们一旦完成了研究的全过程,就会把实验成果转化为惠及病人的产品,并打破进口药的垄断,给开封带来的经济效益和社会价值都十分显著。”

    作为在这一领域有着建树的专家,徐学军并不认为自己比别人聪明,只是投入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罢了。做实验、看文献、写文章、勤讨论,即便是现在,忙到晚上十一二点对徐学军来说也是常态。“说句实话,药物研发领域是一个知识更新非常快的领域,必须要不断学习才能跟得上领域的进步发展。在我们公司,年轻人学习能力是非常强的,我们也愿意下苦功去学习。但是我敢说,徐老师的学习能力及学习积极性绝不输于任何一个年轻人。”采访中,该公司的研究员汴龙骧对徐学军责任心强、工作严谨的态度非常敬佩。